首页 > 财经 > 保理公司与财险公司互怼:出险不赔,还是从未索赔?

保理公司与财险公司互怼:出险不赔,还是从未索赔?

时间:2019-11-08 17:45:37


[摘要] 但由于该信托计划没能按期兑付,因而出险,得心应手保理遂向中华联合财险提出索赔,而中华联合财险不仅拒绝赔付,还建议其向小贷公司、p2p借入高息过桥资金来偿付应收账款信托计划的优先级资金。但中华联合财险对

信用保险领域正在经历另一场骚动。

近日,深圳一家名为“汉迪商业保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汉迪保理”)和总部位于北京的中国联合财产保险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联合财产保险”)的小型保理公司因应收账款信用保险账单向法院提起诉讼。

早在今年1月,handy factoring就首次向广东银行和保险监管局提出投诉,称其已将应收账款打包成一个集体信托计划,通过信托公司筹集资金。为了增加信任,它还为应收账款投保了中国联合财产保险公司的“应收账款信用保险”。然而,由于信托计划未能如期支付,信托计划已脱离危险,便利保理公司向中国联合财产保险公司提出索赔。中国联合财产保险公司(China United Property Insurance)不仅拒绝支付,还建议向小额贷款公司和p2p借入高息过桥资金,支付应收账款信托计划的优先资金。

“这是我第一次遇到付款人的问题。我认为这项政策没有用。”便利保理业务主管周扬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对此,第一位财经记者多次致电中国联合财产保险公司核实此案。截至发布之时,尚未联系中国联合财产保险公司。然而,中国联合财产保险公司对广东银行和保险监管局的回复显示,该公司从未收到任何理赔申请和案件报告信息,保险到期。

然而,便利保理购买了中国联合财产保险小额贷款和p2p贷款的“借款人履约保证保险”。在便利保理无法偿还小额贷款和p2p资金后,中国联合财产保险公司将便利保理告上法庭。

从默认值开始

双方的纠纷源于大型物流企业源成物流,其主营业务是合同物流。在物流行业,由于结算周期长,上下游供应商通常会将他们与核心企业之间产生的应收账款转移到保理商,保理商会根据应收账款批准额度,并提供融资解决应收账款周转周期长的问题。

源成物流是这一链条中的核心企业,便利的商业保理就是其中之一。

周扬表示,2018年5月,handy factoring接受了27家承运商包装的元成物流应收账款,金额约为5400万元。为确保应收账款的正常履行,2018年6月29日至9月30日,27家承运商还为27家承运商投保了约40万元的“应收账款信用保险”。

2018年7月,汉迪保理通过大冶信托将该应收债权打包成“大冶信托-源城物流应收账款投资池信托计划(一期)”,相应地,该应收债权作为投资目标也转移到大冶信托,被保险人成为大冶信托。

用益权信托网显示,信托计划于2018年7月12日成立,为期三个月,预期年收入为7.1%,规模为3700万元。中国联合财产保险广东分公司为偿还信托计划投资转移的资产包中的每笔应收款项提供信用保险。

“这是我们第一次通过信托基金筹集资金。原计划与大冶信托之间有一个总额为5亿元的10期计划。这是第一期,优先发行3700万元。在我们订购了劣质计划后,我们大约有1600万元。”周扬说道。

2018年8月,即信托计划建立后的第二个月,元成物流被发现存在现金流问题。“当时,大冶信托发现元成物流的另一个信托产品有未偿利息到期。因此,我们被要求尽快了解情况并监督还款。在信托计划期间,元成物流仅支付了600多万元。周扬说道。

由于运输物流未能履行合同,信托计划面临优先投资者的履约问题。因此,信托公司希望通过保理业务轻松推进优先基金。

“他们说,在我们偿还了第一阶段的信任优先级后,我们将发行第二阶段并将其卷起。因此,在我们用自己的资金提出了总额超过1600万元的两项索赔后,我们就不能再提出其余的索赔了。”周扬说道。

但是,优先资金仍然短缺1400多万元。根据周扬提供的《索赔申请表》,大冶信托要求中国联合财产保险公司在2018年9月25日前支付约1400万元的保险金额,支付日期为2018年8月31日。

“但是,中国联合财产保险公司没有支付任何赔偿。相反,我们利用对保险条款不明确的理解,强烈要求并诱使公司回购债权,以偿还信托优先权。因此,我们公司被迫通过高息贷款偿还信托基金。”周扬在给广东银行和保险监督局的投诉信中写道。

“中国联合财产保险公司首先建议我们从一家小额贷款公司获得1500万元的过桥基金,以偿还为期一个月的信托优先权。中国联合财产保险公司将承保“借款人履约保证保险”。在支付了信托计划的优先权后,我们无法偿还小额贷款的高额利息和手续费。2018年10月,中国联合财产保险允许我们在p2p上再借200万元,这也是中国联合财产保险的覆盖范围。该基金用于偿还小额贷款的利息和手续费,贷款期限为3个月。”周扬说道。

第一位财经记者注意到周扬在小额贷款公司的1个月贷款涉及1.5%的贷款利率和2.5%的保险利率。周扬表示,他还必须支付1.5%的咨询服务费,1个月的总贷款成本高达5.5%。p2p中,贷款利率为16.5%,保险费为6%,平台管理费约为1.6%,3个月期间的总借款成本高达24.1%。

我们应该赔偿还是不赔偿,或者我们从未放弃?

贵组织提出的事项属于民事纠纷,应由双方通过协商、调解、民事诉讼或仲裁解决收到投诉信后,广东银监局回复了便利保理业务。

与此同时,广东银行和保险监管局也将投诉信转给了中国联合财产保险公司。中国联合财产保险公司在回复中表示:“2018年6月29日,我公司承保了多家物流公司的应收账款信用保险。根据被保险人和被保险人的申请,上述保险的索赔人最终改为大冶信托公司。”保险期间,我公司未收到大冶信托的索赔申请和变更申请。截至贵公司向监察局投诉时,我公司尚未收到任何理赔申请和有关该案件的报告信息,“大冶信托已发出指示函,同意在信托优先受偿后不向中国联合财产保险公司索赔”,“保险到期后,保险责任终止”

“事故发生后,这应该是中国联合财产保险赔偿信托基金的优先事项,但我们已经动用了超过1600万元的自有资金。我们用小额贷款偿还信托基金的优先贷款,用p2p贷款偿还小额贷款的利息和手续费。小额贷款和p2p贷款的本金和利息无法再偿还。此外,我们自己的信托基金在信托计划中暂停使用。”周扬说道。

事实上,所谓的“应收账款信用保险”属于信用保险的范畴,涵盖了一种信用风险。

根据双方交流的信息,第一位财经记者首先达成协议,即信托优先基金应通过过桥基金提前终止信托计划,同时应加大对源城物流的回收力度。

在轻松借入过桥资金但无力偿还之后,中国联合财产保险公司的重点是无法知道源成物流是否支付了应收账款,以及在27家承运商中,大冶信托和便利保理是索赔人。

在这种情况下,信托优先基金能否兑现,中国联合财产保险公司是否有责任支付,仍有待法院进一步裁决。

黑龙江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中国一分彩 山东十一选五 福建11选5


© Copyright 2018-2019 shiriza.com 奥依信息门户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